行业动态

拉菲与拉菲庄园商标侵权案开审,一审同类案件史上最高判赔额

添加时间:2022-11-08 16:46:52   浏览次数:91  

11月3日,“拉菲”与“拉菲庄园”商标侵权案二审由最高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此前江苏省高院判决南京拉菲庄园酒业有限公司、南京华夏葡萄酿酒有限公司等共计赔偿法国拉菲罗斯柴尔德酒庄7917万元。多名业界人士表示,这是近十年来同类案件中的最高判赔额。

在此次民事侵权案的二审中,南京拉菲庄园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拉菲庄园”)等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和驳回“拉菲”的全部请求。

此次庭审持续到中午,并未当庭宣判。

“拉菲”与“拉菲庄园”纠纷始于2011年,当时拉菲罗斯柴尔德酒庄向商评委请求撤销“拉菲庄园”商标获得支持。随后“拉菲庄园”商标注册者南京金色希望酒业有限公司不服起诉至北京一中院,但败诉。2015年,金色希望公司上诉,北京高院改判维持该商标。

2016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进行再审,撤销了北京高院判决,维持北京一中院判决,该起商标行政案结束。次年,“拉菲”与“拉菲庄园”商标行政案被评为中国法院十大知识产权案件。

来自南京的“拉菲”

“来瓶82年的拉菲。”这一句最初来自于1989年电影《赌神》中的台词,至今仍常见于网络。

一审判决书显示,上世纪八十年代,已有一些报刊杂志介绍来自拉菲罗斯柴尔德酒庄LAFITE葡萄酒的历史、品质及在葡萄酒行业的地位等,并将“LAFITE”翻译为“拉菲特”,或将“CHATEAU LAFITE”翻译为“拉斐堡”。此后,国内有报道将“LAFITE”译为“拉菲”。

拉菲罗斯柴尔德酒庄的拉菲酒于上世纪九十年代正式进入中国内地市场。1997年10月28日,该酒庄的“LAFITE”和“CHATEAU LAFITE ROTHSCHILD”两个葡萄酒商标在中国内地核准注册。

2005年,南京金色希望酒业有限公司也向商标局申请在葡萄酒上注册“拉菲庄园”商标,并于2007年获得核准。2005年,南京华夏葡萄酿酒有限公司成立,2006年,南京拉菲庄园酒业有限公司成立。

一审法院查明,金色希望公司与华夏公司、拉菲庄园公司在实际控制人、经营地址等方面存在一致的情形。可以认定后两家公司成立的目的系配合金色希望公司建立被控侵权商品的供应和销售体系。

2011年,“拉菲庄园”葡萄酒“横空出世”。

据一审判决书,根据金色希望公司在关联案件中提交的证据,“拉菲庄园”葡萄酒在全国各地的经销商、代理商共计757家,“拉菲庄园”葡萄酒进驻商超系统近2000家。

在外包装上,“拉菲庄园”标识了文字“ LAFEI MANOR”。其中,“LAFEI”是“拉菲”的拼音,且与“LAFITE”字形相近,而“MANOR”意为“庄园”。

在CCTV-7的一段“拉菲庄园”葡萄酒广告中,印有“LAFEI MANOR”“拉菲庄园”标签的产品出镜,并有这样的广告语,“十二世纪的历史沉淀”。而据法国波尔多葡萄酒行业协会出具的说明,“LAFITE”这个词的首次使用可以追溯到1234年(即十三世纪)。

此外,在“拉菲庄园”的一些广告宣传手册中,还有使用“世界关注的焦点,上帝偏爱的葡萄酒终于来到了中国”的宣传语。

更重要的是,拉菲庄园公司在其官方网站中,以资讯为名大量介绍了拉菲罗斯柴尔德酒庄的行业地位,使用“拉菲古堡”葡萄酒图片,介绍“名庄拉菲来自梅多克的波亚克产区”。这些属于“LAFITE”葡萄酒的事实,被用来为“拉菲庄园”葡萄酒做宣传、推广。

江苏高院一审认为,这些广告构成了引人误解的虚假宣传。

均价几十元,获利数千万

一审判决书显示,原告指出,“拉菲庄园”葡萄酒产自三个渠道:由华夏葡萄酿酒有限公司在国内自行酿制;主要从西班牙博得佳斯/洛萨诺葡萄酒厂进口散酒;从法国“Les Domaines Montariol Degroote”公司等进口瓶装酒。

但金色希望公司、拉菲庄园公司在“拉菲庄园”葡萄酒全国各地糖酒会以及其他形式的产品推介过程中,有意隐瞒绝大部分“拉菲酒庄”系列葡萄酒的产地来源,并在宣传、推广过程中多次提及“法国”“波尔多”“波尔多左岸”“梅多克”字样,并同时使用“拉菲”“拉菲庄园”标识,使消费者将金色希望公司、拉菲庄园公司生产、销售的葡萄酒与拉菲罗斯柴尔德酒庄及其生产的产品产生混淆、误认。

2014年3月,多家媒体报道了国家质检总局公布六款“洋拉菲酒”质量不合格,其中有媒体提到,这“让‘拉菲迷’们大跌眼镜。”而这些“拉菲”酒均来自于南京拉菲庄园酒业有限公司的进口。

江苏高院一审认为,这说明消费者已经对“拉菲庄园”葡萄酒与拉菲罗斯柴尔德酒庄生产的“LAFITE”系列葡萄酒产生混淆或误认。

原告称,“拉菲庄园”葡萄酒成本少则人民币四五元,多则人民币十几元,销售价格却少则六十几元,多则上千元,非法利润高达十倍、甚至上百倍,金色希望公司等七被告因侵权行为获得的非法利润远超人民币1亿元。原告诉请法院赔偿其损失及维权费用1亿元人民币。

江苏对拉菲庄园公司于2011-2013年期间以“箱、瓶”为销售单位开局的发票进行统计,计算其共销售93656瓶葡萄酒,销售额为3556529.2元,销售单价为37.98元,故该院参考上述销售情况,酌定拉菲庄园公司2014-2016年的单瓶销售价位50元。

法院还算出,拉菲庄园公司的利润率为67%,华夏公司的利润率为68%,骏腾公司的利润率为31%,佩伦公司的利润率为31%。

根据被告获利=销售额*利润率的方式计算,分别得出拉菲庄园公司获利25256207万元,华夏公司获利12419409元,骏腾公司为3853392元,佩伦公司获利1016920元。

史上最高商标侵权判赔额?

江苏高院一审认为,“拉菲”与“LAFITE”商标之间已经形成稳定的对应关系,可以作为LAFITE商标的中文译名获得保护。

而被控侵权标识“拉菲庄园”中的“庄园”用在葡萄酒类别上显著性较弱,“拉菲”系该标识的主要部分,与涉案“LAFITE”商标及“CHATEAU LAFITE ROTHSCHILD”商标中的“LAFITE”的中文译名“拉菲”字形及读音相同,在视觉效果方面存在较高相似度,对非使用法语作为母语的我国相关公众而言,容易对两者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与拉菲罗斯柴尔德酒庄有特定的联系,故认定被控侵权标识构成近似,侵害上述两商标专用权。

拉菲庄园公司主观上具有攀附“LAFITE”商标及拉菲罗斯柴尔德酒庄的恶意。作为同行业竞争者,拉菲庄园公司理应知晓涉案“LAFITE”商标的市场知名度,也理应知晓拉菲罗斯柴尔德酒庄对“LAFITE”商标的使用情况以及其一直将“LAFITE”与“拉菲”共同使用于葡萄酒产品这一客观实际,但其仍然将“拉菲庄园”登记为企业字号,并通过官方网站等宣传渠道使用。这是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行为。

法院还认为,金色希望公司、拉菲庄园公司、华夏公司实施的侵权行为规模巨大,侵权情节严重,侵权人主观故意明显,对拉菲罗斯柴尔德酒庄的损害极大,应当适用惩罚性赔偿。以拉菲庄园、华夏公司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作为计算惩罚性赔偿数额的基数,按两倍确定损害赔偿额,以体现严厉打击严重恶意侵权行为、显著提高侵权成本、有效遏制侵权行为再发生、最严格保护知识产权的价值导向。

2021年6月30日,江苏高院一审判决:拉菲罗斯柴尔德酒庄应获得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行为支付的合理开支7917万元。其中,南京拉菲庄园酒业有限公司赔偿5100万元,华夏葡萄酿酒有限公司赔偿2520万元,南京金色希望公司对上述两公司的赔偿承担连带责任。深圳骏腾酒业有限公司赔偿269万元,杭州佩伦贸易有限公司赔偿28万元。南京金色酒业、拉菲庄园酒业、南京华夏葡萄对深圳骏腾酒业、杭州佩伦贸易有限公司的赔偿承担连带责任。

法院同时认为,拉菲庄园公司将“拉菲庄园”登记为企业字号的行为侵害了拉菲罗斯柴尔德酒庄涉案“LAFITE”商标专用权。遂判决南京拉菲庄园酒业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办理企业名称变更手续,变更户的企业名称不得含有“拉菲”文字。

多名知识产权律师介绍,判赔7917万元,这是他们近十年来听说过的商标侵权案最高判赔金额。

11月3日在最高法庭审中,拉菲庄园、华夏公司及金色希望公司均上诉称,判赔金额过高,请求撤销一审判决、驳回拉菲全部请求。

庭审持续到中午,并未当庭宣判。

时间线

“拉菲庄园”商标存废拉锯战

江苏高院一审判决书显示,“拉菲庄园”商标自注册起就备受争议,在经过商标局、法院的多轮拉锯之后,最终撤销了该商标,并引发了拉菲罗斯柴尔德酒庄索赔1亿的商标侵权维权。

2007年11月,金色希望公司申请的“拉菲庄园”商标获得注册。

2011年8月24日,拉菲罗斯柴尔德酒庄向商评委请求撤销“拉菲庄园”商标。

2013年9月2日,商评委裁定撤销,理由:经多年宣传,“LAFITE”与拉菲已形成对应关系,拉菲是其音译。作为葡萄酒同行业竞争者,金色希望公司应合理避让,却仍在葡萄酒等类似商品上注册了与“LAFITE”商标对应的中文译法相近的“拉菲庄园”商标,其行为难谓正当。

2013年至2014年,金色希望公司不服,起诉至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该院维持了商评委裁定书。

2014年9月,金色希望公司上诉至北京高院。

2015年3月18日,北京高院判决撤销一审判决及商评委裁定。理由:“拉菲庄园”与“LAFITE”商标不构成近似商标,“拉菲庄园”商标的注册未违反商标法的规定,考虑到“拉菲庄园”商标的注册和使用长达十年之久,已经形成稳定的市场秩序,从维护已经形成和稳定的市场秩序考虑,应予维持“拉菲庄园”商标的注册。

2015年4月22日,商评委重新作出裁定,维持“拉菲庄园”商标。

2015年至2016年,拉菲罗斯柴尔德酒庄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2016年12月23日,最高人民法院作出判决,撤销北京高院判决,维持北京一中院判决。认定:我国相关公众通常以“拉菲”指代拉菲罗斯柴尔德酒庄的“LAFITE”商标,两者形成了稳定的对应关系。争议商标由中文文字“拉菲庄园”构成,“庄园”用在葡萄酒类别上显著性较弱,“拉菲”系争议商标的主要部分,“拉菲庄园”与“LAFITE”构成近似商标。

2017年5月,最高法公布2016中国法院十大知识产权案件,“拉菲”与“拉菲庄园”商标行政案入选,其典型意义是,“本案涉及中英文商标的近似性判断及是否形成稳定的市场秩序等问题。”

2017年1月4日,江苏高院立案受理拉菲罗斯柴尔德酒庄诉南京拉菲酒庄等7被告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

2021年6月30日,江苏高院作出一审判决,判决拉菲酒庄等赔偿原告7917万元。

2022年11月3日,最高法二审开庭审理拉菲酒庄等公司上诉案。

Copyright © 北京恒律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 http://www.henglvi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备12037818号-3     
首页咨询业务